诺奖得主:美国新政府会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立场

来源:admin日期:2021/01/07 浏览:62

  原标题:美国的十字路口|诺奖得主:新政府会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立场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20年初,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把全球经济推入危机之中。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采取了激进的“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极力避免经济与金融市场陷入无序与混乱之中。大规模刺激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美国股市、债市、楼市均创下历史新高。

  但同时,美联储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受股市上涨等因素推动,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净值环比增长近7%,达119万亿美元,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家庭,而另外还有许多民众则收入缩水甚至失业。截至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国31%的财富。

  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呼声持续高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和种族冲突,一度蔓延至50州的200余座城市,社会的撕裂和对立到了危险的边缘,致使当选总统拜登将推动美国种族平等列入核心经济议题,以弥补不同种族之间的财富差距。

  2020年,新冠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不同阶层的财富不平等,“弗洛伊德事件”还暴露出美国社会中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GDP总量位列全球首位,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美国再次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2020年行将结束。回首这一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疫情阻断了美国经济持续扩张势头。

  疫情令美国就业市场急剧恶化。今年4月失业率一度攀升至14.7%,为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值。尽管进入第三季度,在疫情稍有好转、企业复工复产推动下,美国经济实现历史性增长,GDP按年率计算增长33.4%。但第四季度以来,随着疫情出现反弹,近期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并不乐观。部分经济学家日益担心美国经济将呈“K型”复苏。这意味着,经济复苏或将极不均衡,经济扩张的好处可能大部分流向顶层阶层,而将底层人群远远甩在后面。

  展望未来,美国的财富分化和社会割裂会加剧吗?新一任政府上台能做出什么改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以书面形式对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进行了专访。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迪顿,表彰其在消费、贫穷与福利等问题的研究与贡献。

  安格斯·迪顿

  “如今的生活大概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要好。越来越多的人走向富裕,而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人越来越少。”迪顿在代表作《逃离不平等》(The Great Escape)的开篇写道,“然而,数以百万计的人仍然生活在对赤贫和过早死亡的恐惧中。世界是非常不平等的。”

  迪顿定义的“逃离”有双重含义:一是“逃离”过早死亡的命运,一是“逃离”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持续的不平等。

  迪顿的父亲就是从英国贫穷的矿村“逃离”出来的。虽然因为身在矿村未能受到更多的教育,但是他父亲抓住了二战时服兵役的机会上了夜校,并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的民用工程师,还让迪顿也接受到了最好的教育,最终成就迪顿一家前赴后继的奋斗史。

  不过迪顿在与妻子安妮·凯斯合著的《美国怎么了?》(Deaths of Despair and the Future of Capitalism)一书中却记录了美国白人劳工阶层的生活如何在过去半个世纪逐步衰落,工资长期下降是打击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的根本原因。

  新任总统的上台会带来什么改变?未来4年会好吗?

  迪顿向澎湃新闻表示,他认可当选总统拜登的亲劳工政策,拜登任用的多个经济职位都由劳动经济学家担任,他们都长期关注劳动力市场和美国工人,并将在华盛顿代表工人的利益。总的来说,新的政府班底会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立场。

  澎湃新闻:新冠疫情不仅造成美国自大衰退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还导致了造成更严重的贫富差距。这场疫情在加剧美国的收入不平等同时,是否也加剧了美国的社会不平等?

  安格斯·迪顿:我们还没有2020年收入不平等的正式数据,这要更晚一些才能出来。但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指标显示收入不平等的状况确实会上升。大部分受过教育的群体能够在家中工作,并且能够挣得与疫情之前一样多。而大部分受教育程度没那么高的群体却会因为零售业以及很多服务行业在疫情期间关闭或是裁员而失业。此外,股市在疫情期间不断创下新高,大多数股票由富人所持有,专业人士们也有退休金在市场中运作。因此财富不平等确实加剧了。

  澎湃新闻:疫情造成失业率高企,拜登提名的经济智囊和财长多有劳动经济学背景。你认为这有助于改善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吗?

  安格斯·迪顿:新班底的高级职位由学识渊博的专业人士担任是件好事。例如耶伦、劳斯和伯恩斯坦,他们都长期关注劳动力市场和美国工人。他们会在华盛顿代表工人的利益。不过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让民众都能接种疫苗,这是劳动力市场回归常态的前提条件。另一方面,更为长期的问题会更难解决,例如医保的费用太高、安全保障网络缺失、工会力量薄弱,以及自动化对工人岗位的威胁。不过总的来说,新的政府班底会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立场。

  澎湃新闻:要求制造业和主要的供应链回流美国能提升美国白人工人群体的就业率吗?这是否是一个化解他们的愤怒的可行途径?

  安格斯·迪顿:我想随着全球化的放缓,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我不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主要途径。我们需要停止通过税收减免来补贴自动化转型,还需要降低医疗服务的费用,而且不应该让雇主承担医疗保险。

  在发达国家中,只有美国将医疗保险和雇主绑定在一起。这种做法会导致社会底层阶级的工资下降以及就业率的下降。因为雇主必须为雇员的医疗保险支付更多的费用,导致这成为雇主是否还愿意雇佣低薪工人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从而破坏了低技能劳动力市场。

  澎湃新闻:你们担心美国的许多行业集中度上升,反竞争与寻租行为盛行,市场势力成为新的不平等的缔造者。如今美国的科技巨头或将被拆分,美国市场的垄断状况会有所改善吗?

  安格斯·迪顿: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美国已经发起了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我认为新政府会有更多的反垄断行为。“寻租”是很难得到控制的,但我相信新政府会更能觉察到这个问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薛永玮

0